Beta1.0蓝装网

中式家具国粹典范 家具不止是家具更是种艺术

时间:2017-12-30 分享

中式家具的设计可谓是巧夺天工,精湛绝妙。没有比中式家具设计更难的家具了,即使是临摹出了那种外形也很难临摹那样浓郁的文化底蕴,这便是传统家具的过人之处。今天小编就要为你详细介绍一下中式家具的设计。

这里所说的“中式家具”主要指当前的红木家具,准确一些说应该称:当代中国传统家具,就是本文所谈应为:当代中国传统家具设计的问题。当然,本文一些提法针对整个家具设计领域也是适用的。“中式”一词无非要与现代家具设计区别。

很多人认为红木家具是历史上就有,事实上并非如此。我国各地历史上很少用这么硬的木头做家具,为什么?没有利器,没有现在的电动工具,做起来真的有点难。历史上更多是用俗称“杂木”的木材做家具。那时还没有“全球化”,贸易及运输条件不可能让我们的先人见到现在这么多木材种类。大约到明代用上了“黄花梨”,其密度还不是很高,加工难度也是可以接受的。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并没有“红木”这个概念。

中式家具设计的难度在于这种产品本身不止是一件日用品,其背后存在的文化因素难倒很多设计师,而谈“文化”即本文的核心点。对于要做中式家具的设计师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止是桌子椅子等几类传统家具的制式,重要的是要求他们对这后面的文化了解。别看是自己本土的文化,要想真正理解,难度肯定大于现代家具、西方家具的设计理念。我们当代一般人对这些观念的了解也远远多中国古代文化,这也是现代教育使然。

我们所讲的古代文化更多是明和清两代。其实,这两代的家具所延续的文化体系是不一样的。明是最后一朝汉族政权,清是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文化不一样,政权诉求的侧重点不同。明家具产生的背景是对宋的继承,是从中国老百姓日常生活起居中得来,是以汉民族审美为主形成的。这决定了明代家具的文化属性。这种属性于中国同一时期的其他文化包括文学、戏曲是一致的,与同期的其他行业制造水平相当。

清代家具如果从民间看,与明代是没有很大区别,尤其是清前期的。但今天很多人所强调的清家具无非两条线索的影响:一是宫廷,二是后期外来文化。

关于宫廷家具很多学者都讲过很多,这里就不赘述,只是想说:这本不是传统,或者说不是本源。宫廷家具的出现是中国传统家具的异化,是没有在正常轨道上发展的一次异变。不要把这作为传统,中国文化的传统在儒释道,在民在士,而不在强权不在皇家。

后来外来文化影响下的中国家具制作也有很大问题,特别是1840年以后。这时的中国已经很虚弱,无力正常地吸收健康的养分,民族文化的精神被侵蚀是主要方面。

今天,很少有设计师、企业家能够从这些角度分析中式家具。椅类、桌类、柜类、箱类等等全国就那么一些图纸在企业中转来转去。所谓开发设计更多是在枝节末梢上改动。全国有红木家具生产企业约七八千家,真正具有开发设计能力的十有其一,其他不抄又何从。

二、中式家具设计研发的难度还在于,很多社会上的优秀设计师同样也不能很好理解其中的文化精髓。我看到很多优秀设计师的作品,多是把传统家具的元素符号化,认为这就是传统就是中国文化。包括国外一些大师级的设计师对中国传统家具的认识也十分肤浅,不能认识中国家具的本质精神。符号化是对精神的否定,是懒人的作为。

百多年来,中国在近代现代的进程中,主要是向西方学习。我们用西方的观念重塑了我们的社会,包括价值观、道德观,也包括文明体系。换句话说,在今天整个文化体系里,中国传统文化处于弱势。这是近代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结果,非个人可为。比如,设计、美学都是外来词汇,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框架里没有,是一种完全的现代观念。

今天的中国传统家具,恰恰站在东西方文化交汇的节点上。问题在于:在民族复兴的今天,我们没有自己的家具设计文化,何来复兴可谈?

让设计师感到困惑的是另外一个难度,即现代家庭生活起居与过去有了很大不同,传统家具实际使用上并不那么舒适,因为其很多时候不是遵从实用的原则而是礼教。是延续产品开发舒适性的诉求,还是坚持原来的文化象征,这往往是两难的事情。在此,设计师面临选择。

三、那么,反映在家具上的中国传统文化是什么呢?我认为第一是制作文化,是几千年文明历史积淀在家具制作中的东西。第二是民俗文化,是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进程中演变形成,一种与起居睡卧饮食相联系的东西。第三是审美文化,家具中含有中国最传统最典型美的观念,这种美的观念目前看,最少受到外来文化影响,比较多地反映了本土特征。

首先谈制作文化。我国人民在器物制作上是很有特点的,历史上很早就有很多巧夺天工器物被祖先制造出来。而我们的器物制造突出在一个“巧”字,反映了我国劳动人民心灵手巧的特点,也成为历史上而非今天“中国制造”的一个标志。反映在家具制作上“巧”也是很突出的。传统家具制造中的根本就是“榫卯结构”,这也是中国传统家具的灵魂,其中就用的一个巧字。关于“榫卯”各种文章包括我自己都已说了很多,这里不再重复。但是如果你放弃了榫卯,就不再是中国传统家具,而进入现代家具的系列。这是一条重要分界线。另外,传统家具的“拼板”和“榫接”的工艺也是非常有特点的。

中国传统家具的制作与中国传统建筑有着一脉相承的血脉关系,是一门所出。分析学习中国传统建筑的结构,也包括中国民间木雕,有助于对传统家具制造技术传承理解。中式家具设计师开发产品的基础这些是也。

然后谈民俗文化。家具是日用品,历朝历代亦然。是日用品就是从日常生活中得出。一部中国家具史就是一部中国生活起居风俗演变的历史。由席地而坐到“胡床”的进入,到高坐具出现,一直到目前所见古代家具的定型成熟,都反映我国百姓生活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这往往是正史看不到的。这种东西非常有趣,完全可以成为设计的趣味点。中国传统家具的人文特点很强,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对于“器物”的理念。

我国地域辽阔,仅汉族在不同地区就有截然不同的风格和习俗。粤不同于闽,皖不同于鄂。特别是晋、苏、浙、鲁、湘及闽、粤家具制作都有自己的历史和特点。这些不同本来是十分清晰的,就像这些地方不同的方言一样迥异,只是近代由于种种原因而模糊。如果把山西家具与广东家具放在一起就可以看的很清楚。地域文化是民俗文化的基础,也是中国传统家具设计的又一趣味点。

最后说审美。中国人的审美关键点在什么地方?与外国的有什么不同?这是一个要从我们文化底子说起的话题。简单说,是以儒家文化、道教文化加之佛教文化影响形成的审美观念。比如说,“含蓄美”,这是很典型的中国审美文化。再比如,对于“瘦”、“透”、“曲”的追求,也充分反映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追求。再如圆方对应观念,“外圆内方”、“下圆上方”或“天圆地方”等,这些无一遗漏都在家具中有不同体现。

通过线条来反映美感也是中国人很特殊的美学观念。在传统家具中,线条所形成的视觉动感是非常重要的美的表现。特别需要注意,明代家具中流畅的线条表达是最吸引人的部分。此外,“起线”“打凹”两个常用的装饰技法也是线条的一种表现。这些制作装饰的技法使人在不同角度观察一件家具有不同的效果,并由此带来视线的运动。运动产生美感,这点我们的祖先很清楚。

十几年看过来,所有家具设计中中国传统家具的设计是最难的。明清家具做得再好的,原封不动抄过来也不一定好看,为什么?承载的环境变了,家具在其中的空间比例不一样了,设计师如果没有十分敏锐的空间尺度感是把握不了的。离开明清自己设计搞原创更难,为什么?没有理念,你的设计没有理论支撑,没有开发体系,只能改改图案修修补补越抹越黑每况愈下。

四、但设计师在此并非没有余地,反而可以说空间还很大。

其一,现在做家具是在当代工业化基础的条件下进行,高度发达的工业加工能力使我们与祖先在面对硬木时已不在一个台阶上了。开料、干燥、开榫卯、雕刻、打磨、涂装等技术,现代工业加工完全有更好的办法。

其二,我们有机会见到并用比前人多很多的珍稀木材。这不要说在交通贸易都闭塞的明清,就是民国和改革开放前都没可能。如果不是改革开放不是全球化不是WTO,我们也没有条件看到。更多的木材,为今天传统家具设计的繁荣提供了可以实现的基础。

其三,今天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别是居住条件的改善,为家具设计提供了可以充分展开的陈置空间,设计有了更好的发挥场所。同时,在民族复兴的大条件下,民族文化的话题会吸引更多人关注。通过更多人参与探讨,对于中式家具设计的问题会有更清醒的认识。

五、解决之路。也就是药方,这是最难的。稿子交给编辑部,他们提出你总得有解决的方案吧。我晓得说说容易,开方子是为难的事。但编辑提出不好不做,只好权以此抵挡。

妙招1:改变对中式家具特别是红木家具的财富观。首先要还原家具的物质属性。家具是家里一件用具,我们现在更多称之为“日用品”。使用,本来是家具的第一属性。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买家具也象买股票一样,引起了大家的财富热情。的确,名贵硬木这些年升了不少值,对于这点的关注已经超出了家具使用价值的注意。如果大众对于中国传统家具红木家具的这种财富观不改变,生产者就会继续制作偏离本身属性的产品。当然,我们这个时代在金钱里迷失的也不止这一点。如果消费者一心只想到财富,没有其他要求,生产者也很难提高。

妙招2:改变红木家具的文化观。文化是家具的第二属性。不同民族不同地区在长时间历史进程中形成各具特色的起居文化,家具则是起居文化的代表。所以,第二点要做的就是还原家具的文化属性。中国传统家具代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表现的是中国传统的美和传统道德。现在做的明式家具,基本是仿明代家具的。但如果你把两者放在一起,就可以明显看出其中的差异。为什么?就是文化不同了。如前所述,含蓄和内敛是中国典型的美的要素,这在明代家具以及很多清代家具都有体现,但是在今天的中式或红木家具中找不到。现代要求的是外露、张扬,多数人认为这是“美”,所以含蓄不再。再者,过去不同地区不同的起居文化,反映到家具中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家具。所以有:苏作、京作、广作,还有晋式、徽式的等等。今天,从南到北自东向西全国做的都一样,哪有一点地域特点。没有地域特点就是失去了一个地方文化特征。如果这些不能回归到原点的话,仍然难有好设计好家具出现。

妙招3:制作者需要回到从前。前面很多是对大环境提出,下面更多则是对生产者而言。今天的中式家具制作者做的是中国古代款式家具,但很多人对于自己国家古代的文化一无所知。明为何?清为何?这些不同形制的家具产生于哪个时代,又是如何演变而来?统统不知。给了图纸就仿着做,所以出来的东西只能是照猫画虎,徒有其形而无神。我们这个时代做的中国传统家具很多都缺少了神,没有灵魂何来“神韵”!因此,制作者必须从精神上回归过去,重新拾起祖先对于造物的崇敬,对于制作的尊重。比如雕刻的事儿,过去一个学木刻雕花的,起码要三年的学徒。雕刻技艺的使用十分谨慎,也十分考究。所有今天能看到明清两代在家具上的雕刻作品,艺术水平都非常之高。现代有了电动工具和雕刻机,泛滥在家具上比比皆是的雕刻图案粗制滥造,不堪入目。更有甚者,把一件家具从头雕到脚,没有一处能下手,何来对“物”的尊重?

妙招4:多一点创新精神。前面提到很多传统家具生产企业研发的能力不足,是当前大问题。更多企业根本谈不上设计研发,主要依靠的就是那么几张图纸,照着做了就卖,文化从何而谈?所以第四个药方就是红木家具生产企业要加大在研发创新上投入。

0条 [查看全部]  我要吐槽

省时 快速、专业、精准服务 省钱 全网正品 抄底折扣 省力 轻松一点 货比三家 省心 随时随地 一键咨询